胆大心细巧“拆弹”,将心比心解痛楚
听到肿瘤这个词,许多人都会心生恐惧。而不幸患上恶性肿瘤的患者,就像被恶魔紧紧扼住了咽喉,除了躯体上的疼痛之外,内心也会备受煎熬。疾病的根本危害在于伤痛,这是一种主
       听到“肿瘤”这个词,许多人都会心生恐惧。而不幸患上恶性肿瘤的患者,就像被恶魔紧紧扼住了咽喉,除了躯体上的疼痛之外,内心也会备受煎熬。疾病的根本危害在于伤痛,这是一种主观的感觉,所以患者最需要的永远是关爱和照顾。

       患者身上的痛,医生如何减轻?患者心里的苦,医生如何安抚?这是彭寿洲从医将近三十年来始终在思考的问题。




       彭寿洲,二肿瘤科主任兼放射介入中心主任,副主任医师、副教授。曾到广东省人民医院、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进修学习,积累了扎实的专业理论知识和丰富的临床经验。擅长中西医结合治疗各种恶性肿瘤,尤其在肿瘤介入微创治疗上成就突出,在粤西地区开展了中医药介入治疗恶性肿瘤、癌性胸腹水的热灌洗治疗、恶性肿瘤的冷冻消融治疗及粒子组织间插植放疗等一批肿瘤微创治疗新技术,同时还能熟练开展实体肿瘤微波、射频消融技术,曾获得茂名市科技进步三等奖。

       与传统的手术相比,微创介入治疗肿瘤的方法较为安全,对患者造成的创伤小、患者所受的痛苦也相对少。这是一种介于外科、内科治疗之间的新兴治疗方法,与外科、内科并称为肿瘤治疗的三大学科,是在CT、核磁共振、超声等设备的引导下,通过在血管、皮肤上作直径几毫米的微小通道或经人体原有的管道,将穿刺针、导丝、导管、支架等精密器械放到病灶处,对病灶局部进行检查诊断以及治疗。

       “2009年时有一位70岁的患者因身体不适到中医院求医,经全面检查之后被确诊为Ⅲa期肝癌,肿瘤位于患者的肝左叶。经过综合评估,我们决定先采用介入的方式来治疗。”彭寿洲主任回忆说,“就是在B超的指引下,应用酒精针经皮肝穿于肿瘤内,注入无水酒精,可致肿瘤细胞及其血管内皮细胞迅速脱水、蛋白凝固,癌细胞变性坏死。”

       患者在接受微创治疗后,彭寿洲医生经过一年的跟踪观察,发现患者肝部的肿瘤情况稳定,与团队研究后决定为患者摘除肿瘤。术后,彭寿洲根据患者的情况制定了后续的治疗方案,配合中药进行调理。在彭寿洲的鼓励下,患者积极治疗,定期复诊,恢复得不错。“他每年都会定期来复诊,十几年过去了他的病情依旧很稳定,今年已经82岁了。”彭寿洲主任欣慰地说道。

      据彭主任介绍,随着医学技术的不断发展,肝癌微波消融技术也在不断完善,目前已经逐渐替代了注入无水酒精的治疗方法。“这是一种微创热消融技术,它通过高温将肿瘤组织灭活融化,达到治疗的目的。微波消融术具有创伤小、易操作等优点。”

      还有一次,一位41岁的患者因肝癌肿瘤破裂出血被送入中医院抢救。由于情况危急,急诊科马上启动绿色通道,邀请二肿瘤科的彭寿洲主任进行会诊,同时做好各项术前准备工作。彭主任与科室团队会诊评估病情后,立即将患者送到介入手术室接受肝癌破裂血管介入栓塞治疗。经过紧张的手术,破裂血管被完全栓塞,患者转危为安。




       回想起那惊心动魄的抢救过程,彭主任说道:“肝癌破裂出血是肝癌危及生命的严重并发症之一,起病急、进展快、病死率极高。患者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患有肿瘤,而且这个肿瘤特别大,真的很危险。”

       彭主任在微创治疗肿瘤领域深耕的同时,也在不断进修中医药方面的知识。在他看来,治疗癌症通常采用放、化疗的方法。但是,患者在接受化疗的初期会出现恶心、呕吐、食欲不振、便秘等不适症状,一周至两周后则还可能出现白细胞、血小板减少、肝肾功能受损等副反应。而在临床研究中他发现,在化疗时联合中医药综合治疗,可以减轻患者的呕吐、贫血等毒副反应。

       此外,彭寿洲主任还会结合患者的各方面情况进行考虑,与相关的科室团队商量,鼓励患者尝试靶向治疗、免疫治疗等新方法。“我们现在倡导多学科诊疗模式,简称MDT,是由来自外科、肿瘤内科、放疗科、影像科、病理科等科室专家组成的工作组,针对某一疾病,通过定期会诊形式,提出适合患者的治疗方案,继而由相关学科或多学科联合执行该治疗方案。”

      “能帮尽量帮。”这是彭寿洲主任在接受采访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肿瘤的治疗是一场持久战,不论是在生理方面还是在心理方面,彭主任都会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患者减轻痛苦,树立信心,对抗病魔。

       踏踏实实干工作,将心比心助病患。未来,彭寿洲主任将继续在肿瘤治疗领域奋力耕耘,将科室团队打造成为一支“一专多能”的队伍,守护群众的健康。


文/张静靖 通讯员/黎婷婷 摄影/李中成(《茂名画报》146期刊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