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贪这一口牛腩粉
一碗香喷喷的化州牛腩粉,上面洒一些青白葱花,单是卖相,便已经让人垂涎欲滴。

 


   “在茂名吃牛腩粉,除了化州,我是再也想不到哪里了。”——老韩
 

  如果说,有朋友千里迢迢来茂名,我想大多数人的第一顿都会被招待吃牛腩粉。茂名这儿的牛腩粉,与别不同。
 

  细薄的手工制河粉,配上慢火熬煮多时的牛骨汤,入口特别的软绵细密,配上几块剪好的牛腩,虽然分量不大,但足以慰藉你空荡荡的心灵。
 

  上个周末,我又找朋友老韩寻东西吃。不过,这次我却指名想试试化州的牛腩粉。
 


 

  都说很多人对茂名化州的认识,除了化州香油鸡,便是化州牛腩粉了。这种“挂以一地之名”的美食,少不得一探究竟。老韩说,化州的牛腩与高州的不同,高州的吃的是滋味,而化州,品味的却是人生。
 

  初听此话,我大为惊讶,化州牛腩粉何以让这老饕如此褒赞?
 

  因为想吃的是正宗的化州牛腩粉,老韩提议,我们干脆直接驱车去化州,毕竟吃上现剪的牛腩、牛杂,才是化州牛腩粉的精髓所在。
 

  化州市距离茂名市区不过30多公里,虽然已是十月,但沿途风景甚绿,一片繁华。
 

  开着车,在老韩的指引下穿街过巷,只见化州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牛腩粉档,滚烫的牛骨汤在煲中翻滚,乳白色的汤汁,只需放眼看去,便让人食欲大增。而且,化州人果然很喜欢吃化州牛腩粉。
 


 

  停好车,老韩推荐的档口位于化州市兆康时代广场附近的小街道。因为时间尴尬,人倒是不多,不过仍有两三个同好,正在大快朵颐。看着阿姨手中剪刀纷飞,一块块鲜嫩弹牙的牛杂从牛骨汤煲中落入食客的碗碟之中,我不禁咽了一啖口水。

 

  我们先点了一份牛腩粉。粉与在茂名吃的化州牛腩粉倒是相似,细薄的手工制河粉,大小合适,上面洒一些青白葱花,搭配上秘制的香油,香而不燥,齿过留香,使牛腩粉不淡不腻,味道刚刚好,而且清淡的汤中带有浓浓的牛肉味,令人回味无穷。
 

  现剪的牛腩,量不多,吃的时候据说一定要蘸点辣椒油才够味。正吃着,只见老韩已经囫囵一碗牛腩粉下肚。
 

  “老板,再帮我剪份牛腩,跟萝卜。”看,他已经准备再来一份了。
 

  老韩说:“通常,来吃牛腩的化州本地人,并不是说吃牛腩,而是说剪牛腩。想吃什么剪什么,想吃多少剪多少。这样子一串大概3元。”
 

  我喝了一口热汤,淡淡的牛骨香,汤汁浓而不腻,正想问老板这汤底是如何熬制的,老板笑着不语,倒是老韩跟我说,这牛骨汤的汤底一般以蒜、姜、豆酱、黄酒、老抽、生抽、精盐、白糖、八角末、陈皮末等食材入味,然后放入牛腩、牛杂等,慢火再一直煲着。
 

  而且,化州的牛腩粉档,或者说牛杂档,可不只有牛腩粉、牛杂吃。除了青菜、白萝卜,现在像鱼丸、牛肉丸、热狗、豆腐、鹌鹑蛋等,也是可以随意点到的了。装入烫勺,放入牛骨汤煲中,用浓汤烫熟,味道更是一流。不仅如此,有的牛腩档还有牛骨髓吃,这个简直就是牛中极品!可遇不可求。
 

  又学会了一样东西。
 

  大饱口福。不知不觉间,10元的牛腩粉,让我们续剪了成了五十多元……
 

  味道虽好,但当真要记得计数才行。
 

  伴随着清脆的剪刀声,一碗化州牛腩粉,牵动着多少茂名人的家乡情结,无论你生活在那里,它都是你最惦记的家乡特色美食。一碗香喷喷的化州牛腩粉,上面洒一些青白葱花,单是卖相,便已经让人垂涎欲滴。吃牛腩粉的时候,搭配上那口牛骨浓汤,清香不腻,口感却厚重,夹起一块煮得刚刚好的牛腩,均匀地蘸上辣椒水,再吃一筷细薄的河粉。仿佛所有的疲惫,都被一扫而光;所有的空虚与寂寞,都被温暖填满。
 

  如果你有机会来茂名,不妨如我一般,找个时间来一趟化州,随意找个牛腩粉档口,坐下来吃一碗牛腩粉,剪串或者剪碗牛杂,剪串豆腐,烫碗菜,聊聊人生,生活就这样,多美好啊!

文/周东亭(《茂名画报》第128期刊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