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档扛起票房,中国电影未来之路真的就续接上了?
对于已经拥有500亿体量的中国电影市场,国庆档扛起的票房下,却也让那些成绩与症候,终于脱离了单纯的文艺与糊弄。


  突破50亿的国庆档电影票房,这个创历史同期新高的数字,终于为此前稍显乏力与疲惫的暑期档挽回了一点尊严。对于已经拥有500亿体量的中国电影市场,国庆档扛起的票房下,却也让那些成绩与症候,终于脱离了单纯的文艺与糊弄。
 

  如果说,2019年国庆档电影,对于中国电影目前的境遇而言至关重要,那或许是因为《战狼2》《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等一批国产新类型电影、新生代影人取代了原有的好莱坞大片扛起票房,而原本期待甚高的暑期档,却遭遇了口碑、观影滑铁卢。一时的脑洞大开与神来之笔所引起的观影大潮下,人们对于电影的欣赏早已有了质的提升。
 

  根据猫眼数据,2019年1-5月中国电影分账票房和观影人次的同比增速均为负数,这是八年以来首次下降。而6-8月的暑期档,几部种子影片悄然撤档令人意外,8月前期备受关注热点《上海堡垒》在暴风骤雨的群嘲声中匆匆退场。如果不是黑马《哪吒之魔童降世》“孤片撑全场”,暑期档将会比上半年更加惨烈。这种压力环境下,国庆档三部主旋律商业大片联手砍下50亿票房,保证年度环比未降,可谓力挽狂澜。
 


 

  不可否认,随着互联网时代的推进,互联网经济的发展不仅对影院所依靠的大型商业体生态圈形成了摧枯拉朽的冲击,还让家庭式影院越来越普及。如果说十年之前,大家闲暇时间里还有唱K、聚餐、逛街的消费习惯,能让人们在进行这些活动时顺便看场电影,那么衰退的KTV、发达的外卖、繁荣的电商,则正在慢慢断掉影院的引流渠道。
 

  如今的大多数年轻人,其实却是另一种状态——当你终于等来闲暇,首映说不定已经过了,那么不用去挤首映,也不用去忍受电影院的各种噪音,就在自己家里可以吃着可口的外卖,刷着投影里的会员价大片,而所需的不过是迟几个月享用电影大片而已。
 

  专门专程去看电影的状态,不多了。
 


 

  观众们对于电影的选择读越来越高,如果不整体提升电影质量,那电影只能走上割让议价权,或是讨好“羊毛党”“伸手党”之路。毕竟现在首日预售票价还有9.9-29.9元的超低票价,不是吗?
 

  说回国庆档电影,从《我和我的祖国》,到《中国机长》与《攀登者》,可以看到三部电影同属于主旋律商业大片,《中国机长》与《攀登者》更是高度撞型,只是70周年大庆里的氛围里,人们高度的爱国热情吸收了这三份相似的大餐。人们买单的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自己的爱国情怀。
 

  但这样形成的热闹,暂时挽尊可以,长远发展堪忧。
 


 

  虽然,当一部或一个类型的大片上映,将带热整个大盘,并能形成非常好的伞状效应,保护、促进同期中小成本电影。人们只要进入影院,海报立牌、贴片广告,都能对同期其他影片的产生有效宣传。热议大片带来的社交氛围,让人们产生结伴观影意愿,而社交意愿一旦形成,具体看什么电影倒退居其次了,挑选同行伙伴“都没看过”的电影时,小成本佳片反而容易捡漏。
 

  但成熟的电影市场与理想的档期安排,应该是多部不同类型的电影形成矩阵、错峰上映,不同审美趣味和休闲需求的观众群体都能得到满足,大盘在较长时间内保持热度,或者高峰之前的预热、之后的余温还能绵延出一条缓线。
 

  国庆档电影在这波观影大潮中扛起了票房,接下来的2020年春节档,目前已有九部电影定档。中国电影是否能够续接上国庆档这一强棒,是在压力中你死我活地进行质量和口碑的拼杀,决出未来的内容之路,还是在合纵连横中携手带活电影大盘甚至商业生态,创造新型的营销策略,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文/曾景泓(《茂名画报》第128期刊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