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之梦,荔枝情怀
荔枝,因其滋味鲜美,口感爽滑丰富,堪称南国果中尤物。


  相信来过茂名的朋友,都会对这种“表面一层棘壳薄衣的果实”给与毫不吝啬的称赞。荔枝,因其滋味鲜美,口感爽滑丰富,堪称南国果中尤物。
 

  的确,这种看似外表不太抢镜的果实,剥去外壳,却可谓是一颗晶莹、一颗剔透,简直亮眼。作为一年一收的果实,荔枝的丰歉全由天意。所以,那丰腴白玉、甜蜜动人的果实便也愈显珍贵。
 

  茂名,这颗南海明珠,是我国荔枝的主要生产基地,至今已有2000多年种植历史。唐代诗人杜牧诗篇“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中的“荔枝”,据专家学者考究正是茂名的荔枝。从唐朝开始,茂名出产的荔枝就成为了历朝贡品,传说有高州根子柏桥贡园、茂港羊角禄段贡园、电白霞洞上河贡园、高州泗水滩底贡园等4个贡园,主要品种有白糖罂、妃子笑、白腊、黑叶、桂味等。
 

  荔枝味甘、酸、性温,入心、脾、肝经;可止呃逆,止腹泻,是顽固性呃逆及五更泻者的食疗佳品,同时有补脑健身,开胃益脾,有促进食欲之功效。不过,荔枝虽好,但也要记得过犹不及,因性热,荔枝多食易上火。荔枝木材坚实,纹理雅致,耐腐,历来为上等名材。
 


  茂名人对于荔枝的感情,或许要比全国其他地方的人都要深厚。的确,又有谁不爱那鲜甜的滋味,又有谁不喜欢那爽滑的口感,甚至就连我们人生的初始,也是在荔枝林中开始感悟。除却贪嘴,茂名人对于荔枝已形成了一种深厚的情怀,寄托着对于家乡的形象与符号。
 

  荔枝,寄托着茂名人的乡愁。这一颗晶莹剔透的“宝贝”,曾经是儿时的我们不愿意拨开的硬壳,也曾经是年少的我们恨不得一口几颗的美味。还记得小时候,每当荔枝季到来,家中不论怎样都要买上两斤,一是尝尝今年荔枝的滋味,二是荔枝浑身是宝,美味之余还另有它用。晶莹的果肉惹得大伙口水直流之余,就连大家觉得再不济的荔枝核,也能够在长辈的巧手之下变成好玩的陀螺。挑一颗圆底的大荔枝核,切开一半,留下光滑的下半部分,然后把牙签垂直插入半圆的荔枝核中,便可以做成简易的荔枝核陀螺。那些年,比谁的荔枝核陀螺转得时间更长,也成了童年最美好的记忆之一。
 

  荔枝,阐述着茂名人的待客之道。从小生活在被荔枝“包围”的城市,对荔枝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但当第一次离开茂名,才知道原来荔枝是那么的珍贵。对于我们,亦如是他们。茂名荔枝成熟上市期多为五月中下旬,父母为了让还没放假的我能够吃上最新鲜的家乡荔枝,会早早就将应时的荔枝品种买好,和冰块一起放在泡沫箱里密封包装好,通过长途客运车托运给我,让我能够在异地他乡也能够一尝最新鲜的家乡美味。但遗憾的是,再完美的包装与保鲜,也抵不过长途汽车运输时会遇到的颠簸与行李搬运时的磕碰,每次当我收到的时候,包装荔枝的箱子想完完整整是不可能的,融化的冰块中渗着荔枝被压坏的挤出了汁液。但仍有不少是完整的,拨开荔枝壳,沁人心脾的,是那些年对家乡最甜的记忆。
 

  荔枝,承载了茂名人们浓浓的家乡情。因为,那数不尽的茂名荔枝,道不尽的鲜甜美味,是对亲人、对家乡,最美好的记忆。炎炎夏日吃冰镇荔枝蘸盐水,剥开荔枝皮,那白白的果肉爆出甜甜的果汁……我想,这种思念之情,便是所有远在异乡的茂名人对家乡特产独有的情怀吧。
 

  没到茂名来亲眼见见枝上的荔枝,看不见那荔枝红;没到茂名来尝试亲手采摘最新鲜的荔枝,吃不到那鲜;没到茂名来与荔乡人共论荔枝,体会不到那情。荔枝,是茂名人绕不开的“五月乡愁”。
 

  所以,抽个时间,来茂名吧,吃荔枝吧!

文/曾景泓(《茂名画报》第122期刊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