层叠如画,石硖梯田
面对此情此景,不是旅行,也不仅是观光,是人类文化遗存的品读,是与世隔绝的处境中人类生存艰辛的映像。更是人类生生不息的坚韧和顽强精神与大自然搏斗抗争的完美结晶。


  在信宜市钱排镇与合水镇交界处,有一座山叫大水岭。大水岭前夷后竣,山上草木青翠、泉声清朗,四季野花不断、蜂蝶翩飞,最为奇特的是此岭常降大雨,因而得名。
 

  在大水岭之上,有一个规模宏大的梯田群,如链似带,从山脚盘绕到山顶,小山如螺,大山似塔,层层叠叠,高低错落。其线条行云流水,潇洒柔畅;其规模磅礴壮观,气势恢弘,这就是石硖梯田。
 

  站在高处鸟瞰,就像无数缕罗绸缎铺叠而成的一座“锦绣山”,非常壮观,梯田阡陌相连层叠起伏,清新宁静、沁人心脾,有如动听的田园牧歌响彻耳边,这不是笔墨所能形容的人文景观。
 

  石硖梯田如诗如画:从流水清欢的溪水,到白云缭绕的山巅,从万木葱茏的林边到山麓之前,凡有泥土的地方,都开辟了梯田。
 

  石硖梯田垂直高度五六里,横向伸延五六里。那起伏的、高耸入云的梯田,蜿蜓直上,如同一级级登天的天梯。每当水稻成熟的时候,一层层蔓延下来的金黄色,像天与地之间一幅幅巨大的油画,让人震撼、给人遐想,让你不得不怀疑这一切到底是梦、是幻、还是真……
 

  在茂名信宜地界,群山环绕。而大水岭开山造田的祖先们可能当初也并没有想到,他们用血汗和生命开出来的梯田,竟变成了如此妩媚潇洒的曲线世界。他们建设家园的智慧和力量,从石硖梯田身上得以充分地体现。大山深处层层叠叠的梯田是那样精致、恢宏、气派。每一层都是一道细碎精巧的涟漪,每一迭都是一片清净如鳞的波纹。当天光飘荡在层层水波之上,金色的碎片缀满山体,满山流光溢彩。无不令人心醉神怡,激荡而震撼。
 

  当看到石硖梯田的时候,我就深深被震撼了。石硖梯田的优美曲线一条条、一根根、或平行或交叉,蜿蜒如春螺、披岚似云塔,显示了动人心魄的曲线美。远眺苍龙腾飞,近观葱岭碧流。遍野青翠映目,碧色连天,山翠如玉,晨雾飘渺,行云流水,潇洒柔畅;磅礴壮观,气势恢宏,似碧涛滚滚。青山翠围中,山高路险,云雾深处,白云仙飘,炊烟袅袅。聚先人之奇迹,集骚客之华章。
 

  无论用什么相机和设备,无论什么样的光线 都无法表现这壮观大气的梯田明媚阳刚的美妙,无论用多么优美的词汇,也无法描绘出梯田晨雾的温婉娇柔之美。
 

  在清晨,东边的天空渐渐露出了鱼肚白。由远而近,如薄纱般的晨雾飘渺在起伏的山蛮中、飘洒在层层叠叠的梯田上,透着千姿淋漓的绚烂,似海市蜃楼的美丽,扬起薄薄的翅膀,在鱼肚泛白中翱翔;是蒙胧的畅想,触摸思想灵魂的对话,是沉思久远的酝酿,披上淡淡的白纱,在青山绿水中徜徉;是无奈的彷徨,流连万物生灵的眷恋,是晨风阳光的期盼,拂去缥缈的萦绕,在浮萍翠叶中凝珠;是绚丽的眼泪,折射阳光晨曦的灿烂,流动韵律的心弦,告别空旷的黎明,在虚拟寂静中悄散。
 

  面对此情此景,不是旅行,不是观光,是人类文化遗存的品读,是与世隔绝的处境中人类生存艰辛的映像。更是人类生生不息的坚韧和顽强精神与大自然搏斗抗争的完美结晶。
 

  我徘徊在层层叠叠、重重迭迭地垂挂在大山深处的石硖梯田之间,想起了神话中的瑶池仙境,青山翠围层雾中的金黄梯让我忘记了世间烦忧。先人们创造的奇迹让我心心念念,激荡和振憾。石硖梯田的美,美得太过震撼,令我意犹未尽,流连忘返。

文/邓晖晖(《茂名画报》第118期刊发)